国庆拾忆

仓巴:

毕业九年多,我终于奔向小康,跟老婆一起成功晋身为房奴。眼见身边的同学朋友一个个变成土豪,我的自卑感便油然而生了。大学期间玩的好的这几个同学也只有我还在打工,虽然曾经跟别人合伙干过点事,然而因为年轻还是没有结果的。现在为资本家服务,也赚个衣食无忧。对此我却是没有多少遗憾的,后悔便是对自己的背叛了,至少到现在我还没有背叛以前的自己。

看着身边的人跑在自己的前面,酸葡萄的心理也是难免的,对自己的安慰多半不是客观的。好在对自己有些了解,我自小就是胆小的,做事优柔寡断没有主见。虽然自私,有时候又是没原则的烂好人一个。如此这般也就随着外力一直往前走着,好在这是一个好的时代,只要本本分分随着大流就会有饭的吃的。

国庆七天一直在家里呆着没有去远处,原先的各种想法也都飘散了。除却跟着朋友去了几趟近郊,就是在家跟电视机为敌。期间去看了许鞍华导演的《黄金时代》。先是看了影评的,豆瓣上的评价说是烂的,在影院里也看到了好多人提前离去,还有些人演到一半便睡着了。我看完却是觉得很好,虽然流水账一样演绎了萧红的一生,却是有导演的感情的,至于生活中的许多细节,则需要到书中学慢慢探究了。

青岛的朋友打来电话说他刚花三百多万买了套新的房子,又把原来的克莱斯勒换成了Q7。问我什么时候去玩,我只有羡慕妒忌恨了,还哪有心思去找他,去年去一顿饭吃了他四千多,至今还不知道怎么还人情债呢!?想当年他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,学厨子,混到行政总厨,又毅然自己创业。现在自己做工程虽然累了些,却也是风生水起的,如果用人民币衡量人生的价值,他也算是多数人羡慕的对象了。

好在另一个朋友给我些许的安慰,他出海十个月终于回到陆地。想想他们二十一个人在一艘船上一漂就是将近一年,活动场地就是甲板,我也觉得我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。我想跟他说,让他每年在海上写一部小说,最终还是没开口的,说了也会引来一阵挖苦吧!那种监狱一样的生活也是对人精神是一种折磨,当年孩子出生他出海,回来的时候孩子已经会叫爸爸了。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不一样的,多数时候我们被生活选择了。

老四来北京一趟我是没见上的,听说他老婆怀孕了,我是替他高兴的。离婚闹了将近一年,复合后换了个一百四十多平的大房子,老婆又怀上了孩子总是可喜可贺的。老二去他家回来说,他从南方收了好多旧家具摆在家里搞得很怪异,他的陶艺作品摆了一屋子,墙上都是他自己的画,我是能想象他家的样子的。还记得上学时候跟他在外面合租房子,他是爱干净的人,怕电脑脏了,每天早上脱下自己的睡袍给显示器盖上。夏天热了他会用自己毯子把地扫干净然后铺好睡在上面。每次伸个手指进暖瓶里试试水热不热。我喜欢这样的朋友,总会有那么多让我回忆起来觉得美好的地方。现在他从南京又回到天津,南京的公司由合伙人搭理着,我想我应该再也不好意思跟他开口借钱了。

今天中午跟老二去回民村买的羊肉吃的涮锅,他说最近又在看房子,让我给他准备点钱。房子现在已经都成了朋友一起不变的话题了,除了房子就是孩子和教育,当然还有某人又赚多少钱了,谁又搞了个什么新项目。每次听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富了,老婆总要挖苦我几句的,人穷志短我也就听着吧!毕竟身边朋友的老婆多数成功转型成全职太太了,我还得靠她赚钱养家的,而且这几年他们单位待遇也越来越差,压力一下子还是大了不少的。

好久没有老大的消息了,我是那种不在一起就不去联系别人的人,自从老大离开北京后,我们就很少联系了,QQ里也说话很少的,不知道他开的店现在咋样。我还是挺怀念跟他一起在地下室的那些日子,没有电脑电视,买了一台收音机结果还没信号,那时候晚上就只能写字画画了。地下室潮的厉害衣服鞋子都长毛,他那时候谈了一个小女朋友,长得很漂亮,我看了也觉得欢喜,而今他回老家结婚生子,我却总想不起他来。

理想现在公司也步入正轨了,岁数大了也变成了好男人,再也听不到那么多粉红色的故事了。他已经成功屌丝逆袭,老婆孩子很美满。小严的视频多媒体公司也不用靠借钱养活着了,国庆节那天来我家,孩子很乖,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怕老婆。

这就是生活,过去不能想象的现在,不知道十年后我们大家会是什么样的风景。现在我们也就这样慢慢步入中年了。

 

©仓巴(欢迎朋友们关注微信和QQ307343212,大家一起多多交流)

评论
热度(32)
  1. 声画危机仓巴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王掩掩的行动方式仓巴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王掩掩的行动方式 | Powered by LOFTER